马拉松业余跑者掉进“药罐子”一份公告或成行业规范转折点

东南网1月8日讯(福建日报记者 肖榕)7日,风雨没能挡住跑者们的热情。全球2018年首个金标赛事——厦门马拉松赛推开了国内新一年马拉松赛季的大门。在风雨中的鹭岛,21640名跑者如约而至,展现了永不放弃的体育精神。

不过,中国反兴奋剂中心4日公布的一纸公告,此前已经在跑圈内“炸锅”。原本只是专业竞技领域的兴奋剂问题,第一次发生在业余马拉松选手身上。这份公告,顿时引发了空前的关注。

业内人士认为,这份公告的亮相将成为国内马拉松赛事进一步完善的一个转折点。

奖金催生问题?

4日,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官网上公布了一则《兴奋剂违规信息公开》公告,涉及的兴奋剂违规运动员一共有两名,都是马拉松跑者。一名是曾担任黑龙江省马拉松队助理教练的专业选手侯艳民,另一位就是在跑圈中有“颜值女王”称号的李文杰。

李文杰曾代表中国队参加2014年亚洲室内田径锦标赛女子3000米障碍赛,最后排名垫底。当退役后的李文杰再度回到公众的视线时,已经是响当当的马拉松业余跑者。

李文杰到底有多神?她曾在2016年4月30日、5月1日、5月2日,在宁波、厦门和湖北荆门三地连续跑了三个半程马拉松,拿到了两冠一亚。紧接着又在当年的6月25日和26日,先后在远隔千里的重庆和宁波连续夺冠。

据统计,2016年,李文杰一共斩获了27块金牌,收获了赛事奖金20余万元。不少跑者认为,恰恰是为了追求这数目不菲的奖金,成了李文杰掉入“药罐子”的“原罪”。

厦门大学体育学院教授、厦门公益马拉松训练营营长黄力生表示,随着马拉松赛事的发展,近年来不少赛事都设立了国内选手奖,这也孕育出跑者群中一个独特的群体——奖金跑者。

集美大学体育学院教授蔡传明认为,兴奋剂问题在业余跑者中的出现,属于正常的现象,“当成绩和奖金挂钩之后,必然就有一些优秀的选手选择铤而走险,这就是一种功利化”。

期待制度完善

对于很多过于追求成绩荣誉的专业转大众选手来说,这次的公告更像是一次警告。而对于一路奔跑的马拉松产业来说,未来期待的则是更加规范和严格的监管制度。

蔡传明认为,只有早立法、严规范才能扼制这一现象的蔓延,“毕竟对于业余跑者在兴奋剂问题上的处罚,目前国内并没有先例”。去年更新的《中国境内马拉松及相关运动赛事管理办法》规定,严格遵守国家体育总局关于反兴奋剂的有关规定和《中国田协反兴奋剂实施细则》,坚决反对使用兴奋剂。

对于这一规定的约束力,福州国际马拉松的承办方、福州天翔体育郑剑强说,在比赛中获得前三名的选手,必须接受兴奋剂检测,“由于工作量的问题,其他的兴奋剂检查都是采用抽查。不过对于大部分跑者来说,跑马拉松还是出于对健康生活方式的追求,服用兴奋剂的现象应该是属于个例”。

不过,可以肯定的是,在“李文杰事件”发生之后,境内马拉松赛事的兴奋剂检测范围和规范将进一步得到完善,而这对于马拉松的发展将是有百利而无一害。

“就像替跑、蹭跑、如厕难等等问题,都是在不断修正问题的过程中,推动马拉松产业的发展。”黄力生说。

根据中国田协公布的数据,2011年全国马拉松仅有22场,2016年则达到了328场,赛事覆盖了中国大陆地区30个省、自治区和直辖市的133个城市,参加比赛的总人次近280万人。而在4日厦门举行的中国马拉松产业高峰论坛上,中国体育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鲍明晓透露,2017年的各种路跑赛事将近千场,参与人数达到1000万人次。

毫无疑问,马拉松依然在风口之上。2018年,中国的马拉松注定继续风雨兼程,向前奔跑。对于整个马拉松行业来说,只有更加规范的制度、更加到位的服务、更加自律的跑者,才能顺利完赛。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马拉松业余跑者掉进“药罐子”一份公告或成行业规范转折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