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BA选秀,一场尴尬的秀



姜宇星在第一轮第一顺位被吉林队选中,当选今年的状元秀。



篮协主席姚明与被选中的新秀合影。

昨天上午,2018年CBA选秀大会在石景山万达嘉华酒店举行,经过两轮总共40顺位的挑选,50位参选球员中的14位获得了进入CBA联赛的机会。这个数字也创造了4届选秀大会的新高。不仅如此,一些此前3届选秀大会从未出手的球队,这一次也选走了心仪的球员,比如四川、广东和首钢。

自从姚明出任中国篮协主席后,选秀大会越来越“上道”,各俱乐部也越来越配合。参选的球员多了,中选的球员也多了。然而,选秀大会的尴尬并没有改变,弃权的牌子依旧多次被举起,甚至可以预见到,许多中选球员进入CBA之后根本打不上球。

尴尬1

20支球队半数选择弃权

在上赛季CBA联赛中,八一队排名倒数第一。按照选秀大会的顺位规则,他们将获得状元签。

不过,2018年的选秀大会第一次允许各队之间互换选秀权。以八一队过去3届选秀大会的表现看,状元签给他们基本上就是浪费,因为他们从未出过手。于是,受益于新规则,吉林队和八一队互换了选秀权。吉林队拿到了状元签,八一队则变成了第四顺位。

排在前三顺位的吉林队、四川队和天津队都选中了球员,八一队则像去年一样,举起了弃权的牌子。

对于CBA联赛中的大多数球队来说,选秀大会之于他们就是走过场,这些球队的代表主要工作是举起身边那个代表弃权的牌子。尤其在第二轮,绝大多数球队都会选择弃权。去年选秀大会,第二轮一共有17支球队弃权。今年选秀大会,第二轮也有15支球队弃权。正因为如此,当广东队总经理朱芳雨在第二轮第18顺位没有举弃权牌,而是把代表选人的信封交到中国篮协主席姚明手中时,现场爆发出了一片惊呼声。

本次选秀大会上,有一半的球队都选择了弃权,这其中包括八一队、山西队、福建队、北控队、深圳队、新疆队、江苏队、山东队、广厦队和辽宁队。还有的球队和弃权也差不多,因为他们选中的球员恰恰是他们自己推荐的青年队球员。比如去年的深圳队在第二轮选中了自己推荐的王旻尧,今年的上海队在第二轮选中了自己推荐的朱瀛。

两轮顺位机会全部用上的只有4支球队,分别是天津队、青岛队、广州队和广东队。去年,只有南京同曦一支球队选走了两名球员。

如果与2015年和2016年的选秀大会比较,最近两年的选秀大会热闹程度已经改观了不少。不管是出手球队还是中选球员,都有大幅度提升。去年选中了11名球员,而今年选中了14名球员。

尴尬2

选秀球员大多难有作为

通过选秀大会敲开CBA大门的球员越来越多,可是,他们在联赛中的处境并不如意。

去年的选秀大会,11名球员进入了CBA。但一个赛季下来,获得稳定出场时间让人印象深刻的球员并不多。状元秀陈盈骏在广州队打了23场比赛,交出了场均10.2分的成绩单。榜眼秀周仪翔代表南京队打了32场比赛,场均只有3.5分进账。至于探花秀惠龙儿,他在浙江队只有12次出场,场均得分2.5分。

剩下的8名球员中,只有福建队的杨凯和南京队的乔文翰出场次数上双,还有4名球员连上场机会都没有捞着。

事实上,不仅是去年的选秀大会,算上过往3届选秀大会总共20名球员,真正打出名堂的球员寥寥无几。天津队2016年的探花秀史仪算一个,他入选了男篮国家队。

通过选秀大会进入CBA的球员处境微妙,与他们自身的实力有很大的关系。不管是来自NBL(全国男子篮球联赛)的球员还是各球队青年队球员抑或是大学生球员,他们与CBA球员实力差距很大。就力量对抗这一点来说,他们就无法适应CBA比赛的要求。

被吉林队选中成为状元秀的姜宇星算是NBL的明星了,在谈及两个联赛之间的差别时,他表示NBL和CBA的力量对抗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。姜宇星还说,打完NBL联赛,他的首要目标就是增加力量训练。

除了力量对抗差别大,新球队新环境也会给选秀球员提出更高的要求。就拿姜宇星来说,在河南队他是进攻强点,可是到了吉林队,他的球权很大部分都要被小外援拿走,他需要调整心态和打法,要增加更多的无球进攻。如果能够适应,还有一席之地,如果不能适应,那就只能枯坐冷板凳了。

客观来讲,2017年选秀大会算是实力最强的一届球员了。即便如此,除了陈盈骏勉强合格,其他人乏善可陈。所以,虽然2018年选秀大会中选球员更多,但他们的前途也更加让人担忧。

尴尬3

大学生进场枯坐冷板凳

尽管多数球队走过场,且中选球员前景不甚乐观,可对于那些怀有篮球梦想的大学生球员来说,选秀大会却是他们进入CBA的重要渠道。

本次选秀大会上,一共有9名大学生球员报名参选,其中8名参加了训练营。最终,他们中的3名获得了CBA球队的青睐。去年就选中北京大学刘鸿博的青岛队继续出手大学生球员,这一次他们拿下的是太原理工大学后卫王思奇。在训练营体测中,王思奇的成绩相当出色。另外,天津队选走了山东农业大学的栾晓君,广东队则最后一个选中了北京大学中锋万圣伟。

虽然CBA也有曾令旭这样的出色大学生球员,但整体来说,大学生球员在CBA的生存环境相当艰难。

去年选秀大会上,山西队选走了班铎,青岛队拿下了刘鸿博,江苏队收获了刘磊。但一个赛季下来,这3名大学生球员一共打了10场比赛,其中班铎2场,刘鸿博8场,刘磊除了在季前出征仪式上为球队赞助商站台外,整个赛季没有上场记录。

就像万圣伟所说,和其他球员相比,大学生球员要想达到CBA的要求和水平,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。大学生球员除了篮球,还需要应付学业,平时训练时间并不多。万圣伟告诉记者,在北京大学,他平时每天的训练时间也就两个小时,临近CUBA(中国大学生篮球联赛)时,可能会增加到三四个小时。要知道,CBA球员每天的训练时间要多得多。

作为过来人,曾令旭在选秀大会前也给大学生球员送上了建议,“CBA的对抗强度会比大学高很多,除了要完善技术和灵活性,在训练中也要以更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。”

在兴奋即将与易建联做队友的同时,万圣伟也开始了进入CBA的规划,“我打中锋位置,但两米的身高在CBA肯定不行,要转型,而且体重要减下来,中远距离投篮也要加强。去了CBA,少说话,多练球。”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CBA选秀,一场尴尬的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