郑雄曾因压力大致失眠吃安眠药不见效点亚泰各种不和

郑雄是带着低烧从长春回来的,巨大的温差加上着急上火,他的身体有些吃不消了,好在昨天球队放假,他正好在家调养身体。对于外界愈传愈烈的换帅传闻,郑雄只用长叹来回答,最后他表示:“不管结果如何,我都想说,从前年12月31号到今天,为这支球队,我已经尽了全力。”

连战连败,安眠药也治不了失眠

在长春,卓尔队拿到了新赛季第一分。那场比赛前,郑雄最担心的是天气,预报说比赛当天有雨夹雪,大多数武汉队球员极少有过这种环境下踢球的经历。“不适应就很难保证状态。”郑雄说。因此比赛当天一大早,不到六点他就再也睡不着了。事实上,从第三轮开始,巨大的压力已经令郑雄严重失眠,最后队医不得不每隔两天悄悄往他的衣袋里塞两粒安眠药,但即使吃了药也不大见效。连败带来的焦虑,一胜难求的苦闷,把郑雄折腾得生不如死。

睡不着就干脆起床,于是从早上六点开始,郑雄就坐在酒店房间的窗口“观天象”。“七点多钟开始下雨,九点多钟开始下雪!我心想,完了,难道老天也不助我?没想到了十点多,嘿嘿,好,又出太阳了。”这一看就是三四个小时,直到快11点全队要开准备会,郑雄才放心地离开。

终于“破零”,只可惜不是三分

赛前准备会,郑雄的动员也很特别,他放了一段事先收集的有关对手将帅不和的消息和评论。郑雄告诉队员:“球员与球员不和,球队战斗力会削弱25%;球员与教练不和,战斗力削弱50%;教练与教练不和,战斗力削弱75%;而这三条亚泰队占全了!”

卓尔队就是这样带着自信踏上长春经开体育场的。一到球场,拿到对手的出场名单:王栋没首发,两名巴西射手没首发,这更让郑雄心里有底了,“当时心里真的是动了一下,我想这场球拿三分也有戏”。

中场休息时,郑雄还在对队员说:“上半场我们踢得不错,机会比对手多。就照这样踢,下半场只要我们自己不犯错,一定能拿下对手。”遗憾的是,比赛最终以平局告终,而这一分对于郑雄保住帅位似乎已经于事无补。

执教一年多,在家待了不到20天

回顾过去一年多在武汉的执教历程,郑雄说:“有一次我老婆算了一下,从前年12月31号回武汉到今天,我在家待满的天数不超过20天!”他扳着手指算起来:“每场联赛结束,球员休息,我经常是回家看一眼,第二天中午马上回队里,不光我自己,还把教练组都叫回来,大家一起看看录像,总结一下,研究一下对手,各自谈谈看法,搞得我的教练班子都有点怕我了。有队员对我说,郑导你也回去休息一下,我说这就是休息。我基本没有什么业余爱好,就是爱足球。所以我老婆又说,有时她觉得很羡慕我,因我一直在做一件自己最喜欢做的事情。”

从当年退役起,郑雄做一名职业教练的信念就没有动摇过。这些年,他一直在参加各种培训,为自己充电。“在绿城那年,我参加全国职业教练培训班,每个周末到北京两天,周一回杭州。当时全国参加的足球教练有8个人,最后只有我和魏克兴坚持下来了。”

全身心的投入,郑雄自然牺牲了许多家庭生活。“我回武汉的第一件事,就是把儿子送出国。”郑雄说,“我不希望他因为我受到什么影响。说实话,平时没时间关心儿子,但队员谈个朋友我都要过问一下。每次有队员说有了朋友,我都要请他们吃个饭,见个面。我只是想观察一下,这个女孩子能不能支持我们队员的工作。”

即便下课,也不会离开湖北足球

执教武汉队一年多,郑雄最满意的是队伍一直很团结。“队员们都很努力,再苦也没有一个偷懒的。”他说,“再就是教练班子始终保持了一个声音,虽然有时候因为我个性的缘故,主观的东西多了一些,但同事们还是很支持我,没有什么不和谐的事情发生。”

今天,球队将重新集结。郑雄说:“俱乐部一天没通知我下课,我就要做好一天的工作。”但如果真的下课了,有何打算?郑雄说:“我喜爱足球,干自己喜爱的事情是人生最大的快乐,我不会离开足球的。”最后他表示:“成绩不好,下课很正常,我毫无怨言,既然回来了,就没打算再离开。”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郑雄曾因压力大致失眠吃安眠药不见效点亚泰各种不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