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蒂布:比赛前就知道净胜球>2本来该2

距离上周五的那场失利已经过去了两天,菲拉斯还没有从失落中恢复过来。他一周前新结识的黎巴嫩朋友看他郁郁寡欢,便趁着周日带他去了浦东骑马——他是那里的会员。菲拉斯说,来上海后这还是第一次骑马,当自己策马奔腾在浦东那片马场的草地上时,他把比赛的失利和生活中的其他烦心事暂时都抛却了。

“我太爱马了,以前在叙利亚和海湾地区的时候,我比赛之余常常去骑马。我在迪拜有个情同姐弟的朋友,她家的农场大得开车都得花一个小时才能逛完。我每回去都要和那些马呆上很久,听起来似乎很傻,但我喜欢贴着它们的耳朵和它们说话,我觉得它们可以听懂自己的心里话。”菲拉斯说,阿拉伯的马是世界上最好的马,“我平时没事就喜欢看历史书,我看历史书上写,阿拉伯马的发源地就在叙利亚。你知道吗?我们阿拉伯人自古以来就很骁勇善战,很久以前阿拉伯人都是骑着这些马在战场上厮杀的,它们是一名战士不可或缺的战友。当年征服西班牙的时候,大将军穆萨就是骑在一匹血统高贵的阿拉伯马背上的。”

菲拉斯一周前在土耳其餐厅认识了一个黎巴嫩朋友,对于孤身一人生活在上海的他来说,每结识一个朋友都让他可以高兴上很久。这个叫艾利的黎巴嫩人说,上海一共只有8个黎巴嫩人在这里工作和生活。他在这里呆了15年,对一切都了如指掌。他说浦东的马场要比共青森林公园的好,因为占地更大,去的人更少,在那里骑马的感觉更自由。星期天的下午,他开着自己的敞篷宝马接了菲拉斯去马场,叙利亚人第一次在上海骑马,感觉既新鲜又熟悉。“我发现中国的马对人有一些恐惧,不像我们阿拉伯马更亲人。但没问题,我是老手,知道怎么让它们放松情绪。现代的马经过了那么多代的混血,说不定它的身上也和我一样流着阿拉伯的血呢?”他俯身温柔地看了看身上那匹白马。他有过从马背上摔下来的经历吗?“一次都没有。”他肯定地回答。他在马背上疯跑了一个小时,身上的白色T恤被汗水湿透了。回去的路上,菲拉斯说起自己有个梦想,就是等叙利亚国内的战火平息后,再买上一大片农场(他原来的农场已经被内战摧毁了),养上好几匹马。

宝马车渐渐开进了市中心,这个晚上他的朋友要带他去上海另一家土耳其餐厅吃饭。他们聊起上周五的比赛,菲拉斯陷入了长久的沉默。“……我在比赛前就知道这是一场净胜球肯定会超过两个的比赛,我虽然不了解恒大,但我有经验,这是经验在说话。这场比赛我们应该赢的,如果上半场进2个球的话,比赛完全可能以2比0而不是0比3结束……是的,我很失望,这种失望将一直持续到下一场比赛,直到下一场胜利来临。”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哈蒂布:比赛前就知道净胜球>2本来该2